加拿大「超级天使投资」前景看好

虽然「超级天使投资」在加拿大处于初级阶段,但是发展前景看好。美国是「天使投资」的发源地,有较好的「超级天使投资」市场和管理运行机制。 Facebook和Twitter的最初发展受到「超级天使投资者」的资助。

「现在风险资本越来越少。由于风险高和低回报,大宗和富裕的投资者一般回避用『风险资本』的形式对创新企业进行投资。」Volker说:「由于风险分散和较佳的回报,『超级天使投资』在创新投资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加拿大越来越受到欢迎。」

Volker本人就是一个「超级天使投资者」。凭借自己的资本和商业特长,他先后对30多个创新公司进行了指导性的投资,包括Angelwest Capital公司(代码: AWC.P.TSXV)、Plutonic Power公司(代码:PCC.TSXV)、Visiphor 公司(代码:VIS.TSXV)。

W Media Ventures公司创始人Boris Wertz博士在2007年辞去温哥华在线图书公司AbeBooks首席营运官的职位,从一个普通「天使投资者」变成专职的「超级天使投资者」。

在过去的3年,Wertz先后对位于美国和加拿大的环太平洋地区的20家网络公司的早期创业进行了投资和专职咨询,总投资金额为2-3百万元。 Wertz对每个公司投资5至25万元,在每个公司中占有3%至15%的股份。

「尽管有许多投资机会,找到合适和满意的投资项目(创新公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Wertz说:「除了要求较好的投资回报以外,我们还需要志同道合和有报复心(远大目标)的创业合作者。」

根据Wertz的经验,为了保证投资成功和对创新公司进行有效的经营管理及咨询,「超级天使投资者」需要深入了解相关工业领域,挑选那些有利于面对面指导所、离投资者居住地较近的公司。电话交谈和指导比不上面对面交谈和现场指导。

除了投入的资金,Wertz还给公司的经营管理和发展方向出谋划策。 Wertz是每个投资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定期与公司的管理层会谈,了解项目进展情况,咨询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以及公司管理和人员雇佣等情况。

加拿大国家天使投资协会(National Angel Capital Organization – NACO)执行董事Bryan Watson指出,由于「超级天使投资」处于初始阶段,加拿大「超级天使投资者」的数目很难确认。 NACO已知的比较有名的「超级天使投资者」 目前在加拿大大约有10-15人,他们深受创业公司的欢迎。

「天使投资」助新公司一臂之力

许多新公司由于风险资本(venture capital)短缺,感到创业艰难,成功渺茫。 「天使投资者」(angel investors)不仅可以为新公司提供创业资本,还可以为公司的发展提供技术服务咨询。与普通「天使投资者」不同,「超级天使投资者」不仅投资规模大和范围广,还「专职」为新公司的产品开发、经营管理和发展方向出谋划策和提供现场指导。

天使投资青睐创业公司

「天使投资者」(angel investor)是指提供创业资本(即风险资本,venture capital)以换取可转换公司债券或公司所有权权益(ownership)的个人投资者。他们青睐创业公司。

「天使投资者」的投资叫做天使资本(angel capital),它填补了新企业资金筹措过程中启动资本(seed capital)和风险资本(venture capital)之间的空白。

天使资本多见于高增长的创业公司的第2轮投资,资金规模一般在几十万到1-2百万之间。启动资本是创业者(新公司创办者)从朋友、家人或自己的积蓄中得到的启动资金,一般在几十万左右。风险资本虽然也是对高增长的创业公司的第2轮投资,但是一般不考虑百万以下的投资。

「天使投资者」通常是退休的企业家或企业高管。他们投资不仅仅是为了现金回报,出于多方面的目的,比如为了跟进行业发展潮流,或为了帮助创业人士,或出于社交目的,或出于个人爱好等。

根据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创业研究中心的报告,美国2007年「天使投资」人数有25.8万,「天使资本」总投资为260亿美元,共有5.7万个新企业得到了「天使资本」的资助。

创新咨询公司ChubbyBrain最新数据显示,美国2009年资产在1百万以上的潜在(即有投资意向)「天使投资者」大约有4百万人。

「超级天使」为创业公司出谋划策

由于高风险和高失败率,「天使投资者」的实际年平均回报率一般在20-30%之间,大大低于他们所期望的200%至400%的回报率。

为了减少投资风险、增加投资回报和创业公司的成功几率,现在出现专职「超级天使投资者」(super angels),投资规模和范围是普通「天使投资者」的2-10倍,一般在1百万至1千万之间,投资的公司数目至少在20个以上。

西蒙弗雷泽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工业事务主管Mike Volker指出,除了投资规模增加外,「超级天使投资者」 一般是职业投资者,还「专职」为创业公司的产品开发、经营管理、和发展方向出谋划策。

另外一个与普通「天使投资者」的不同之处是「超级天使投资者」喜欢投资网络创新公司。他们认为这些公司具有启动资金少,产品开发周期短,公司运行方便,见效快的优点。

一些「超级天使投资者」使用个人品牌(personal brand)和公众知名度(high public profile)寻找投资机会。另外一些「超级天使投资者」却不那么引人注目,他们总是以低调的形式寻找投资机会,比如参加投资俱乐部和相关社交活动等。

新创风险高 硅谷种子投资退 分析指两原因

随着近年高科技公司的寡头化越来越明显,在硅谷活跃的新创公司的融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严峻。近日路透社报导说,硅谷的天使投资连续两年,件数和金额都大幅减退。

PitchBook公司报告显示,今年第2季度种子和天使投资人的交易件数共约900笔,较2015年第2季度1,500笔的投资巅峰减少约40%,也低于2016年第2季度的1,100笔。今年第2季度,种子和天使投资者提供的投资总额为16.5亿美元,略低于去年同期的17.5亿美元,明显低于2015年同期的21.9亿美元。

风险投资VCR(Venture Capital Roundtable-Silicon Valley)总裁郭宗政表示,由于前几年大家对新创公司非常乐观,不经严谨审查就投资。 「硅谷这边资金很多,到处撒钱,但很多都亏钱,现在变得谨慎多了。」

投资人和分析师认为这波减退基于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许多大肆宣传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的公司企业估值都过度夸大,使华尔街如今已对估值高达数十亿美元,但未证明实力的私人公司股票缺乏兴趣。

同时,科技业界巨兽的崛起,也导致种子投资交易减少。脸书等主宰市场的大公司所累积的财富,足以随时挑战任何一家正值火热的新创公司,压低这些新创公司的价值。

郭宗政也说,以前投资额不多,但到处投资。现在,投资前的审查变得谨慎了,但金额变多了,种子投资超过100万的并不少见。 Pitchbook的数据显示,如今种子投资额的中位值为160万美元,远远高于5年前的50万美元。

另有数据显示,大约70%获得种子投资的公司活不到下一个阶段,但投资者对刚刚起步的公司仍然不乏兴趣。郭宗政也表示,硅谷的竞争环境非常残酷,新创公司稍有不慎就会被淘汰出局。而且一旦失败过,在风投圈子里会留下坏的纪录,重新创业的代价会更高。

种子基金Initialized Capital管理合伙人表示,科技大公司的力量太过强大,导致极有价值、又处于极初期阶段的投资机会减少,估计少了20%至25%。郭宗政说,现在不是只有好点子就能赢得投资者的青睐,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并包装好。

种子投资者正着眼于规模较大的交易,而不是向大量的创业公司提供小额投资,寄望于当中有一部分会取得成功。郭宗政说,现在有希望获得投资的新创公司多集中在人工智能(AI)、大数据分析、虚拟现实(VR)等热门领域,他建议新创公司要先搞清楚3件事,再去找风险投资:你能解决什么问题、有没有最小可行产品(MVP)、具体的发展计划期限表。 ◇

法瑞尔接任旧金山临时市长后抽身风投

旧金山临时市长马克‧法瑞尔(Mark Farrell,又译作麦斐)23日当选为临时市长后,已按宪章规定抽身所在的天使投资以及风投公司Thayer Ventures,专职任临时市长一职。他同时还不再就任旧金山第二区市议员。

法瑞尔任职执行董事(managing director)的Thayer Ventures公司,是一家投资旅游酒店业的风险投资公司,该公司在其主页的声明中表示,法瑞尔将暂时休假,专事临时市长一职,并将于2018年7月回到公司。

旧金山市府宪章规定要求市长必须全职,并不得将时间和精力用于其他职位和公司活动。市长年薪为32万6,527美元,而法瑞尔作为市议员的年薪为12万1,606美元。

法瑞尔表示,在6月选出的临时市长就任之前,他不会从私人公司领取薪水,因为「这是规矩」。他还表示,自己并未出售手中的高科技企业股票,因为没有利益冲突,而且所有的数据都是公开的。

早在2016年11月,当市议会就短租法案修正案投票时,法瑞尔为避嫌主动放弃投票。但他当时声明称,风投公司与Airbnb并无业务往来。

23日市议会投票决定法瑞尔为临时市长人选,替代临时市长、市议长伦敦‧布里德(London Breed)。 2017年12月12日市长李孟贤突然去世后,伦敦‧布里德就任临时市长。法瑞尔所得的6票中,有5票来自革新派(progressive)市议员,另外1票来自温和派(moderate)市议员西伊(Jeff Sheehy),法瑞尔作为温和派议员的代表人物,这样的得票结果非同寻常。

5名投票支持法瑞尔的革新派市议员,主要是冲着天使投资人荣‧康威(Ron Conway),康威也是网络租房公司Airbnb的主要投资人之一,也是去世的市长李孟贤的金主,他还被认为是李孟贤实施有利于高科技公司政策的主要幕后推手。康威同时也是许多旧金山政治人物的金主,他公开表示支持市议长布里德担任市长,这是令5名革新派市议员的票投向法瑞尔的主要原因之一。

布里德与法瑞尔主要的区别在于,布里德本人是6月5日特别选举市长候选人,而法瑞尔则不在市府登记的8名市长候选人名单里。在市议会提出选出新的临时市长的佩斯金(Aaron Peskin),支持前州参议员马克‧雷诺(Mark Leno),自然不愿意见到对手布里德占据执掌临时市长的有利条件。

在这种情况下,市议会选出的临时市长人选是温和派还是革新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人是否会在6月角逐市长一职。

创业之路:卡城千禧代的特斯拉商旅服务

随着卡尔加里经济逐渐复苏,在「多元化」和「创业」的理念下,一个卡城年轻人开创了电动汽车特斯拉(Tesla)商旅服务天使投资创业项目,成功地将企业家精神融入市场,在亚省商务旅客服务业争得了一席之地。

成功的创业典范
27岁的福特诺(Rosario Fortugno)目前是InOrbis Intercity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与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Elon Musk)联合创立了这家公司。特斯拉品牌是其商业策略核心,一次充电可行驶500公里的电动豪华车,足以吸引客户的关注。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导,福特诺在卡尔加里大学攻读电气工程专业时发现,经由陆地和航空往返于卡尔加里和埃德蒙顿之间的通勤大约有600万次/年,其中1/3蕴含商机。萌发了创业的想法,他转而学习工商管理MBA。

经过3年的运作,InOrbis Intercity公司去年春天推出了特斯拉专车服务。公司拥有专职司机、特斯拉轿车和休旅车,可在卡尔加里-埃德蒙顿和其他地区之间搭载客户。专车服务费用$50-$600不等,司机上门接送,可搭载客户在目的地之间当日往返。车辆配备无限Wi-Fi网络,客户可在旅行途中全程办公。

福特诺表示,在与航空公司的竞争中,他们的服务不仅以价取胜,且客户无需费时提前到达机场等候安检或登机;与传统长途大巴相比,大巴票价便宜,但无法提供专属的私人上门服务。而一些医生和律师等专业人士需要此类定制服务。

为保持公司的持续发展,福特诺组建了一个6人团队,包括IT、市场营销和软件开发等人才。由于发展前景看好,InOrbis Intercity公司正在吸引着更多的投资基金和天使投资人。

InOrbis Intercity公司团队。 (InOrbis Intercity网站)
卡城需要创新企业家
「创业精神一直是加拿大西部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卡尔加里投资银行家威尔逊(Brett Wilson)表示,将一种精神转化为大规模的经济实体是一个挑战。

卡城著名女商人迪金森(Arlene Dickinson)也表示,2018年卡城将有数千家新公司开业。小企业对经济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成功的企业家稀有且珍贵,特别是卡城迈向经济多元化转型的情况之下。

迪金森认为,创立Uber和Airbnb这样的企业家具备前瞻性,能把今天不存在的东西变成现实,再大规模推进。成功的小企业越多,雪球效应越明显,从小到大,最终会吸引其他大公司落户卡城。要想拥有一位当地的高科技领军人物,需要大量的小鱼来吸引大鱼。

她表示,目前卡城的创业群体很难吸引足够的资金。小企业过于回避风险,「我们下的赌注太安全了。」

迪金森设立的风投基金目前已筹集资金逾$3,000万,帮助了卡城60多家公司创业和发展。她说:「不必非要请亚马逊来,我们应试图找到自己的亚马逊。」

加拿大创业移民 吸引中国留学生

目前有大约18.6万名中国学生在加拿大学习,很多人想毕业后留在加拿大。但找工作确实相当难,现在天使投资创业成了越来越多人的另一种选择。

1月份卑诗省大学(UBC)搞了一次把中国留学生和温哥华企业家联系起来的研讨会,受欢迎程度超过想像,有近500人参加,组织者不得不更换场地和提早终止接受报名。

「我们知道有很多中国学生在毕业后想在这里找到工作,但这很困难,」组织者王先生(Wang Guangyu)对Richmond News说: 「这就是为什么创业对这些学生有吸引力的原因,但直到现在,没有人向他们展示如何开始创业。」

创业签证计划
加拿大几年前开始实施创业签证计划,大大缩短了企业家获得永久居留身分的过程。一旦申请人获得了指定的加拿大风险投资基金或天使投资人组织的投资承诺,并且符合健康、安全、金融和教育资格条件,就能获得永久居民身分。

但在UBC举办的研讨会上,几位演讲者在与一些未来的学生企业家见面后表示,尽管中国留学生的兴趣浓厚,大部分参与者在思想和经济上都没有什么准备。

「许多学生从未想过它有多困难,」范恩(Katherine Fan)说。范恩在2010年共同创立了Cictan-Biotech Corp.,研究预防癌症和提高整体健康的补品。

他说:「你必须了解风险。当我们开始的时候,我们几个月没有薪水,不管有多难,我们不会放弃。你需要清楚地了解情况,因为没有人会从天上掉下来救你。 」

商业模式
决定学生创业成功或失败的最大因素之一是商业模式,是否在加拿大或者海外包括中国这样的市场中行得通。

UBC学生生活在线分享平台UHUBOR首席执行官王女士(Alice Wang)表示,留学生需要决定是留下来还是回去,自己的专长是什么。留下来的话是否有优势,是否在中国有相关资源,如果在中国有关系的话,也可以瞄准中国的消费者。

Goopter Holdings Ltd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戴尔(Michael Day)补充说,他遇到的寻求创业的学生大​​部分人有正确的态度,虽然可能缺乏知识,但学习和寻求合作伙伴的过程中能弥补这些缺陷。

戴尔建议,学生在思维上再灵活一些。他自己的公司Goopter是一个电子商务平台,最初是在手机上运作,后来发展成网络平台。

「我们发现,只在移动设备上很难把这个平台推广出去,」戴尔说, 「我们认识到在北美所有企业需要网站,无论消费者是使用手机、平板电脑还是电脑。当你的想法走入死胡同时,稍微改变一下,看看是否有新的路径,这并没有什么坏处。」

主办方表示,留学生创业的热情如此之高,以后会举办更多这类活动。

辅导创业 远东科大推平民卤味

远东科技大学天使投资项目辅导成立「远大阿卤」品牌,以西式摆盘结合刀工技巧制作特色卤味,首次参加美食展就获金牌,打响名号。

远东科技大学副校长钟明吉指出,他在一次聚会中吃到昔日高中同学的「台中快乐阿卤」卤味,决定把这样的技术及经营理念引进校园。共有18名老师合力出资新台币360万元,成为「天使投资人」,并由学校的创业平台辅导,以「远大阿卤」为品牌成立公司;除了增加学生商场实作机会,也让学生毕业后可以自己创业。

远东科大创新卤味工坊研究中心主任洪三赞指出,卤味人人会做,所以要将食材选择、每一道工序细节都要做到最好,才能让客人在最短时间买回家吃;只有新鲜、卫生可口,味道才会最棒。

他说,除了要用红萝卜、高丽菜、洋葱、苹果等蔬果来提出甜味的汤底之外,还要再加入中药材熬煮。目前已推出鸡腿、鸡翅、鸡脚、鸡胗、花生、米血、海带、豆干、百页、毛豆等20余种卤味。

店长洪天详说,团队成立后就参加「秀色可餐高雄美食展」活动,将中式卤味以西式摆盘呈现出质感,运用小黄瓜、胡萝卜等进行雕花摆饰,卤蛋也以精致刀工呈现出花朵绽放的美丽视觉;果然顺利拿下整体造型、创意设计两面金牌,让卤味变成高档美食。

钟明吉指出,微型创业团队目前除了在学校开设总店,并在新巿区邮局旁开设第一家培训店,已有7、8名学生受训,准备这项平民美食大力推广出去。

救一万个国企也救不了东北经济

7月11日前后,《救10000个国企也救不了东北经济?是哪个瘪犊子害了东北经济》一文在大陆看商界等网站流传,作者引述自己的一个好友从北京辞职回到东北家乡辽宁天使投资创业失败的亲身经历说,东北就是一个光吹牛不干活,光喝酒不办事,是一个不作为的官僚主义作风盛行,低效率没诚信的地方。该人感叹在东北做事太难了,照这样下去,10年之内东北经济没戏。

从数据来看,近几年东北三省的经济确实陷入了低谷。

2015年,东三省的GDP增速在全国垫底,辽、黑、吉三省分别是全国倒数第一、第三和第四。在2016年第一季度中,辽宁省GDP出现下降,这不仅是全国唯一,也堪称辽宁本省的史无前例,继续在中国倒数第一。

文章说,中国是一个最讲面子的地方,现在连面子上最重要的数据,关系到乌纱帽的GDP都没办法找到充数的东西了,真实的经济现状还不一定有多惨淡呢。

低迷的经济让地方政府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以本溪为例,2014年本溪市财政收入为140亿元人民币,到了2015年,财政收入仅为54亿人民币。如果不靠中央的输血,这个城市的财政已然完全瘫痪了,因为这点钱,恐怕连给本溪市公务员发工资都不够。

到底是什么让东北经济辉煌不再了呢?

有人说是因为东北人的关系。有文章说,东北人好面子,爱攀比,喜欢拉关系,不讲诚信,不守规则,懒惰吹牛,东北实在是一个没有熟人就办不成事儿的一个地盘。东北人浮于事的情况的确比其它地区严重。

有人说是因为东北人际关系复杂。无论是上学、就医、就业还是办企业,大家想的不是怎么提升自己的水平和能力,下意识的反应都是「找人」,有关系就有一切,没关系就寸步难行。

有人认为是办事效率和行政效率低。根据社科院的数据统计,在东北开办企业所需要的程序是全国最繁琐和漫长的,拿登记物权的流程来讲,上海只需要4个步骤即可,而东北步骤最少的城市是沈阳,需要12个步骤,也就是说东北最快的城市也比上海慢了整整3倍!在东北打一个商业纠纷的官司,平均需要363天。办事效率和行政效率如此之低,国企当然习惯了,但效率是民企的生命,有哪个企业受得了一个证件要翻来覆去的办一个月乃至更久呢?

有人认为营商环境恶劣,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资本扶持。根据《中国股权投资市场2015全年回顾与展望》,在天使投资市场已披露的投资案例中,东北地区共获得4起投资,投资金额加起来仅为700万人民币。这点钱还不如北京随便一个卖肉夹馍或煎饼果子的创业团队获得的A轮融资多。

这显示了在资本层面对东北的未来没有信心,而对于经济而言,信心往往比黄金还重要!这是资本层对东北信心的寒冬,也就是资本已经认定东北不是一个做生意的好地方了。

造成这些恶果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文章认为这都是属于计划经济和国企思维下的遗毒,东北人在计划经济和国企思维的笼罩下生活的太久了。国企、央企等公有制经济沿用的是典型的官僚等级制度,这种制度一旦占据主导地位,就会令民众产生崇拜权利且懒惰的德行,而且瞧不起个体户等私营经济体。

另外,东北的经济结构实在太单一了,单一到所有东北人至今还陷在「计划经济」中吃国企大锅饭的时代。而这种国有体制对私营经济的活力挤占是强大而粗暴的。可以这么说,东北的年轻人如果不设法找人去某一个国企工作,简直就找不到「好工作」。而国企就是低效、腐败和亏损的代名词。

文章表示,长久以来以公有制经济为主的东北,形成了计划经济的遗毒:体制僵化、国有企业吸血、市场经济发育不健全等诸多问题,东北当然也意识到了,然而东北的国企改革,起步晚,质量低,效果差,改来改去,不仅没回归到市场经济,反而一堆国企合并到央企里面,越改越看不清出路。

作者最后问到:你现在知道是什么造就了东北经济如此不堪的局面了吗?

大陆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陈兴杰也持相同的观点,他说:「东北衰落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经济被国企吸干了。」

有文章表示:「东北号称苏式经济的最佳典范,修修补补下去,能有什么出路呢?国企一日不死,东北永无翻身之时。」

擅长研究东北经济的评论人王思想也说,导致东北衰败的原因之一便是依赖国企。 2015年国有经济占比中,辽宁超过30%,吉林超过40%,黑龙江超过50%,均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他甚至说:「这样的经济结构下,东北不衰败,天理难容」。